或许您并不了解自己的身份意味着什么

admin
老四惶恐的声音响起,“侯爵大人过奖了,属下一向尽忠职守。”“哼。是吗?那个小子,你可以睁眼了,你以为瞒的过他们,也能瞒的过我么?”天痕全身一震,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包裹下竟然被吸扯的站了起来,心中一片骇然,他感觉自己已经做的足够好了,实在不明白对方是怎么发现的。无奈的睁开双眼,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密闭的大厅。大厅约有五百平米左右的面积,地面上铺着整齐的青石,周围的墙壁上闪烁着昏黄的灯光,在黑暗和阴森之中令人下意识的产生出恐惧的感觉。先前抓自己和风远前来的四名黑衣人恭敬的站在两旁,在自己的正前方,有一个高约一米的台子,台子上仅有一张宽大的软椅,椅子上半躺半坐着一人。看到这个人,天痕的神志瞬间进入了迷糊状态,那是一个女人,准确的说,是一名拥有着无尽诱惑力的女人。她穿着一件大红色的长袍,虽然以她现在的姿势无法辨认出身高,但天很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她的身材非常修长。天使般的绝美面容上有着一双深邃的大眼睛,眼眸中的光芒很柔和,但绝不是圣女百合的那种柔和,在她这柔和的目光中闪烁着各种欲望,一投红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前,长袍胸前的开口处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双峰隐隐可见。再向下看,修长而白皙的小腿露在长袍外面,从长袍两旁的开叉处能清晰的看到那浑圆温润的大腿,没有人会怀疑那白皙肌肤的弹性,天痕几乎可以确定,在这个女人的长袍内绝不会再有多余的衣服。如果说百合带来的是圣洁不可侵犯,那这个女人带来的,则是无尽的欲望。天痕只觉得自己一阵口干舌燥,如果不是那股不知名的力束缚着他的身体,恐怕他早已经向这个女人走过去了。轰——,老四的身体被他大哥一圈轰了出去,重重的撞击在墙壁上,那大哥怒吼道:“混蛋,你是怎么办事的?竟然还有一个人是清醒的,要是泄露了这里的踪迹,我就让你变成干尸。”老四喷出一口鲜血,却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他知道,自己的大哥是为了救自己而出手的,如果换了侯爵,恐怕自己这条命就完了。“侯爵大人饶命,属下……”女子玉手轻挥,微笑道:“滚下去吧,自己去领受一月的噬心。”老四全身一颤,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身体颤抖着竟然说不出话来。大哥飞身到他身旁,一脚将他踢了个跟头,骂道:“混蛋,还不赶快谢过侯爵大人开恩。”老四这才反应过来,声音颤抖着道:“多谢侯爵大人恩典。”身体在痉挛中退出了大厅,以他的修为,在出厅门之前竟然摔倒了两次,可见其心中的恐惧已经达到了顶点。天痕只觉得全身一轻,身上的束缚消失了,他第一个动作就是低下头,拼命的收束着自己的心神,哪怕只是再多看一眼,恐怕他也无法承受那女子带来的诱惑。“小兄弟,你怎么不看我?难道我不够美么?”侯爵微笑着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她挥了挥手,其他三名黑衣人会意的退了出去,在退出去前,他们都不禁向天痕递出了一个怜悯的目光。明天,或许到不了明天,这个看上去还算健壮的青年恐怕就会变成一具干尸吧。声音仿佛从自己内心深处响起,天痕虽然极力克制,但还是忍不住抬起了头,红衣女子身上的长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落了,露出了一身冰肌雪肤,那近乎完美的魔鬼身材随着她的动作不断散发出强大的诱惑力,天痕的目光呆滞了,他的身体在不断的颤抖着,他想抗衡,但这确是何等的难度。侯爵走到天痕身前三米处停住了脚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身上又笼罩上了一层黑色的薄纱,曼妙的矫躯虽然被遮掩住,但那若隐若现的诱惑力却比先前更加强烈。“小兄弟,你的意志很坚定啊!要是换做别人,恐怕早已经向我扑上来了。不愧是少见的空间系异能者,你知道么?我现在真的有些不舍得杀你了。”说到这里,侯爵掩口轻笑,挑逗之意却更加强烈,她并不准备向天痕动用武力,瓦解一个人的心志向来是她最大的爱好。天痕已经咬破了自己的嘴角,突然,他大喝一声,右手动了,手腕一翻,合金匕首没有任何预兆的出现在掌心中。侯爵根本就没有因为他的动作而产生惊讶,依旧巧笑嫣然的看着他,她根本就不相信,像天痕这样的雏还会向自己动手。确实,天痕根本就没有勇气向面前的侯爵出手,那强大的诱惑力根本不是他现在所能抵御的,合金匕首反握在右手中,下一刻,在侯爵惊讶的注视下,他将匕首用力的插入了自己的大腿。雷射能量所产生的强烈刺痛令天痕痛呼一声,但他却依旧保持着自己站力的姿势。强烈的痛楚不断刺激着体内的神经,呆滞的眼神终于变得清醒了许多。侯爵脸色一变,“你竟然用这种办法来同我抗衡么?”天痕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丝毫不理会自己鲜血横流的大腿,苦笑道:“这恐怕是唯一的办法了,如果我猜的不错,侯爵大人的黑暗异能中必然包括着诱惑一项。”侯爵的声音变得冰冷了,“你以为我就没有别的办法让你就范了么?”天痕的做法不禁令她有些恼火,多年以来,这还是第一个能不被她诱惑的人,虽然天痕用了自伤的方法,但已经足够表现出他那坚毅的心志。抬起手,全身散发着森冷之气,眼中依旧流露着欲望,但却变成了噬血的欲望。“等一下。”天痕仿佛下定决心似的抬起了头,盯视着侯爵的双眸,道:“我只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听我说一句话,如果那时你还要杀我,我也只能任由宰割。但我很希望你能听我把这句话说完。”他深深的感觉到面前这位侯爵的可怕绝不在欧雅夫人之下,如果自己的话说的慢些,恐怕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侯爵眉头微皱,“你认为自己有向我说话的权力么?”天痕苦笑道:“或许没有吧,但我保证,听了我的话你绝不会后悔。”侯爵脸上的冰霜瓦解,荡然一笑,道:“那你就说吧。小兄弟,你真的很有意思。”在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侯爵脸上的微笑,天痕险些再次心神失守,幸亏大腿上不断传来剧烈的疼痛,才能使他保持住自己的本心。在精神力的催动下,天痕变了,他的双眼刹那间变成了一黑一白,看上去极为诡异,在这一刻,面前的侯爵在他眼中已经变成了一具红粉骷髅,再没有任何的诱惑能影响到他的心神。如丝网般的黑色光芒从天痕背后升起,那丝网的触须瞬间蔓延到三米范围内,他的声音也变得冰冷了,“我不但是空间,同时也是黑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就是我想对你说的话。”侯爵全身剧烈的一颤,下意识的,她踉跄的后退了几步,目光中充满了惊骇之色,“黑暗与空间的结合。出现了,终于出现了。”扑通一声,她竟然就那么跪倒在地,恭敬的向天痕道:“属下德库拉族侯爵梅丽丝见过少主。”两行泪水顺着梅丽丝的面庞滑落,她竟然显得是那么的激动。天痕楞了一下,心神在全力催动的黑暗系异能的影响下变得异常阴暗,冷然道:“你起来吧,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什么少主, 管家婆精选资料八码中特我不明白。”梅丽丝的身体在颤抖中站起, 精选四肖八码中特黑光一闪, 二肖必特公式规律天痕只觉得眼前一花,腿上的合金匕首消失了,下一刻,梅丽丝冰凉的小手已经抚上了他的伤处,阵阵清凉传来,伤口竟然快速的愈合着。将黑暗异能的腐蚀之力散去,天痕催动着宇宙气绕体一周,神志完全恢复清醒,看着半跪在自己身前,正在悉心为自己治疗伤口的梅丽丝,他不禁有些好笑的感觉,同时也非常疑惑。为什么梅丽丝会叫自己少主,她似乎很在意自己同时拥有的两种异能,联想起当初圣女百合所表现出的种种,连他自己也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身份。伤口已经愈合了,虽然依旧有些隐隐作痛,但至少已经好了八成,梅丽丝恭敬的退后几步,“请少主惩罚属下的莽撞。”天痕苦笑道:“梅丽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能不能解释的清楚一些。”梅丽丝一楞,抬起头看向天痕,道:“少主,难道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么?”“身份?什么身份?我确实不知道。请你为我解除疑惑。”梅丽丝的神情依旧显得很激动,她双手合十在自己那丰满的胸前,喃喃的念叨着,“伟大的黑暗大神,您终于将黑暗的主人带到了人间,我,德库拉族的梅丽丝,愿意协助少主完成一切。黑暗将降临人间,大地将充满罪恶,我们再也不用生活在阴暗的角落中。光明将被驱散,只有黑暗,才能成为一切的统治者。”梅丽丝眼中流露出的虔诚是完全发自内心的,听了她的话,天痕感觉到自己心底也有一丝欲望隐隐欲动似的,但这股欲望很快就被印在内心深处的百合目光所淡化了。梅丽丝的目光转向天痕,有些痴迷的看着他,就像在欣赏一件珍惜的艺术品,“少主,您知道么?我们等待这一天已经足足有二十年了。您终于出现,我们黑暗者终于又有了新的领袖,少主,梅丽丝愿做您最忠诚的仆人,帮您完成一切。”天痕眉头微皱,道:“梅丽丝侯爵,你先把话说清楚,我根本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梅丽丝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向天痕嫣然一笑,道:“少主,或许您并不了解自己的身份意味着什么。我们黑暗者几乎隐藏在银河联盟中的每一个角落,自从二十年前老主人失踪后,黑暗者们的心就已经散了,分成无数派别,谁也不服谁,相互间彼此伤害,再加上圣盟那些自诩正义的家伙打压,我们现在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天痕咳嗽一声,道:“梅丽丝侯爵,你能不能先把你诱惑的能力收一下,我也是正常人。”梅丽丝先是一楞,紧接着噗嗤一笑,不但没有收敛诱惑,反而上前几步,挽住天痕的手臂,将自己充满弹性的娇躯贴了上去,“少主,我的媚惑是天生的。这是根本无法掩盖的。您又让我怎么收呢?如果您愿意,大可以在我身上发泄一切欲望,您放心,我只会辅助您修炼伟大的黑暗之力,绝不会像对待普通人那样吸取您的精华。”天痕大感吃不消,如果说他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但他心底又隐隐感觉到,一旦自己同面前的梅丽丝发生关系,恐怕自己的心就再也无法保持正常状态了。勉强闭上眼睛,沉声道:“梅丽丝,你既然称呼我为少主,新闻资讯是不是应该听从我的命令,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请你收敛一下。”梅丽丝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也隐含着淡淡的失望,松开天痕的手臂,一层黑雾将自己的身体围拢起来,一切曼妙尽被遮掩,“少主,这样可以了吧。”天痕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黑雾,这才松了口气,颔首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一切了。我对黑暗世界并没有任何了解。为什么你能肯定,我就是你所说的少主呢?”梅丽丝嘻嘻一笑,道:“我当然可以肯定,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当初老主人在失踪之前曾经留下话,当黑暗与空间的结合体出现时,黑暗新的主人降临,我们必须无条件的臣服。黑暗与空间这两种强大的异能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是几乎不可能的,所以,当您同时展现出两种能力时,我自然能够确定您的身份。”天痕此时已经明白了圣女百合当初为什么要殷殷叮嘱自己,她一定也知道这个黑暗的留言,她实在太善良了,竟然明知道自己有可能会是黑暗的继承者居然不但不杀自己,反而帮助自己融合了两种异能。可是,作为黑暗的继承者真的就好么?毋庸质疑,黑暗的力量绝对是强大的,就算无法同圣盟相比,但能抗衡这么多年却不被消灭,他们必然拥有着很强大的地下力量。但是,如果自己作为黑暗者的一员,必然会同强大的圣盟站在对立的立场上,自己能够应付这一切么?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不稳的心神,天痕道:“梅丽丝,请你详细的将黑暗者们现在的情况告诉我吧,既然我是你所说的少主,那么,我就有权知道一切。”梅丽丝道:“当然,您有权知道所有黑暗者的一切。我们黑暗者同那些自然异能者一样,也有着自己的联盟,但现在这个联盟已经名存实亡了。黑暗者分为几种不同的,但最主要的只有三部分力量,分别是我们古老的德库拉族,黑暗中的引导者黑暗祭祀,以及名义上统治着黑暗世界的黑暗议会。”天痕若有所悟的道:“你所说的德库拉族是不是俗称的吸血鬼。”梅丽丝有些不满的道:“少主,称我们高贵的德库拉人为吸血鬼可是极为不礼貌的,在黑暗世界中,除非想遭受到全体德库拉人的攻击,否则没有人会说出那个词汇。”天痕心中一凛,歉然道:“不好意思,我并不知道你们这些规矩。黑暗异能者既然有这样的体系,那在异能的等级区分上同圣盟有没有什么不同?”“没有,我们的黑暗异能也是按照等级来区分的。按照圣盟的话来说,我现在是三十七级黑暗掌控者,德库拉族十二掌控者之一,虽然我现在的爵位还只是侯爵,但当我们伟大的族长认同了我的能力后,就会赐封我为公爵,德库拉族第十二位大公爵。少主,在我们德库拉族中,最强大的主宰就是族长血皇大人,血皇大人与黑暗议会的议长以及黑暗祭祀中的灵魂祭祀潘多拉合称黑暗界三大巨头。当初老主人还在时,他们就已经是黑暗界最强大的存在了。他们都拥有着黑暗审判者的能力。”听了梅丽丝的话,天痕立刻就明白为什么黑暗系异能者只能隐没于黑暗之中了。圣盟审判者级别的异能者有五人,而黑暗世界中只有三人,在异能者中强者可以决定一切,多出两名审判者,怪不得黑暗世界无法同圣盟相抗衡。梅丽丝的声音中流露出强烈的憎恨,“少主,你是不是以为我们的审判者少,就无法同圣盟抗衡。其实,这并不是主要原因。在圣盟中,除了那光明审判者可以同我们的三大黑暗巨头抗衡以外,其他的四名审判者就差的多了,毕竟,他们普通的自然异能怎么能同我们伟大的黑暗相比呢?而且,在掌控者的数量上,我们丝毫不逊色于圣盟。整体实力甚至还要强上几分。”天痕惊讶的道:“不是因为实力上的差距?难道是因为黑暗联盟自己的内乱导致的么?”梅丽丝叹息道:“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这么说,当年老主人失踪后,黑暗联盟就分裂成了现在的三部分势力,同圣盟的铁板一块相比,我们在控制上就差了很多。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毕竟,在同圣盟对抗这方面,黑暗三方有着共同的敌人。限制我们黑暗联盟的,其实是那由圣盟五大审判者其三亲自镇守的魔幻星。”天痕瞪大了眼睛,“魔幻星?”达蒙老师和雪恩老师所去的魔幻星。“是的,正是魔幻星。在中霆星上,我是黑暗世界最强大的存在,而圣盟在这里的掌控者就是四十几级能力的欧雅,从实力上看,虽然我的等级比她低了不少,但由于我们黑暗系异能在先天上存在着一定优势,所以我并不怕她,但是,她却有着一项我根本无法抗衡的能力,那就是异能召唤。在异能召唤的辅助下,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天痕沉吟道:“你说的异能召唤一定同那魔幻星有关了?”梅丽丝道:“是的,异能召唤可以召唤出一头与自己同属性的魔兽,在这个称谓上,圣盟称之为圣兽。魔幻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在那里生存着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兽,它们大部分都拥有着特殊的能力,如果能驯服一头魔兽与自己的能力相配合,相互辅助,必然可以令我们异能者的能力大为提升。魔幻星被圣盟先发现,即使当初老主人在时,黑暗联盟的实力达到顶峰,也无法同圣盟抗衡就是因为魔幻星。圣盟中超过十级的异能者,几乎大部分都拥有自己的异能召唤兽,这些异兽的能力是恐怖的,有些甚至能超过自己的主人。”天痕的心突然变得火热起来,魔兽,居然这种只在以前自己看过的魔幻小说中存在的东西竟然真的在世界上存在,按照基因学的角度来看,这些魔兽必然是一些基因的变种,而魔幻星则是一个孕育着变异基因的星球,正如梅丽丝所说,如果能够拥有一头魔兽辅助自己,能力的提升显然是非常明显的。“你说的这些我已经基本明白了。梅丽丝,你应该也感觉到,我现在的力量还非常弱小。即使你说的都是真的,现在的我也根本无法去统治整个黑暗世界,我需要时间来变得更加强大,所以,我必须离开这里。我现在的身份是圣盟一名见习操纵者。这个身份可以让我在银河联盟任何地方畅通无阻。”虽然梅丽丝称他为少主,但天痕却清醒的认识到,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别说让那黑暗三大巨头投靠了,就算是眼前的梅丽丝也比自己强大的太多,他并不想统治黑暗世界,也不想同圣盟作对,知道了一切后,离开是他的首选。“少主,您想走了么?”梅丽丝的声音突然变得异常幽静。天痕心中一颤,强自镇定的道:“难道你不认为我说的这些都是事实么?增强实力才是我的首要任务。”黑雾消散,梅丽丝诱人的身姿重新出现在天痕面前,她的目光中散发出一丝淡淡的阴冷,“不错,您说的很正确。在黑暗世界中,如果没有绝对的实力是什么也无法做到的。当年老主人正是凭借着七十二级黑暗异能才统治了整个黑暗世界。但是,我现在有一个怀疑。老主人的留言虽然很秘密,但却绝非无人可知,我很怀疑你是圣盟制造出来骗取我们黑暗世界内部秘密的。”天痕心头一颤,下意识的退后两步,道:“那你又怎么证明我到底是不是你所说的少主呢?”梅丽丝媚笑道:“很简单,如果你是老主人的传承者,自然会拥有老主人留下的东西,你的鲜血,就是最好的证明。”她变了,白皙的面庞流露出一丝淡淡的青色,两颗獠牙从口中伸出,天痕只觉得眼前一暗,两只巨大的翅膀从梅丽丝身后两旁骤然张开,那是标准的蝙蝠翼,但可比天痕印象中的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你干什么?”天痕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在梅丽丝带给自己强大的威压下,他爆发出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空间、黑暗两种异能同时爆发,身体周围的空间完全变得扭曲了,混合着黑暗的光芒外放,黑色丝线在他身前形成一张巨大的网,精神完全集中在面前变为真正吸血鬼的梅丽丝身上。梅丽丝浪笑一声,巨大的翅膀用力一扇,整个大厅中所有的光芒完全消失了,一切皆进入黑暗之中,天痕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前的黑色大网竟然没有起到任何阻挡左右就被那强大的力量撕成粉碎,无比尖锐的力量瞬间冲击到身前,空间异能的波动完全在庞大的黑暗力量面前变成了静止,周围的一切都陷入了迷惘与黑暗之中,两只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肩膀,足以催心裂肺的力量瞬间充斥在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不论是宇宙气,还是两种异能,在对方绝对的力量压制下都收缩到了角落中。梅丽丝那双修长的大腿骤然盘上了天痕的腰间,在她庞大的黑暗异能作用下,天痕已经陷入了彻底的昏迷,如果没有她的力量支持,天痕早已经倒下去,那双原本充满诱惑的美眸,此时已经变成了暗红色,暗红色的光芒中充满了贪婪而欲望,巨大的翅膀将天痕的身体完全包裹住,她张开嘴,獠牙外露,骤然向天痕的脖子上咬去。黑暗的大厅突然变成了一片紫色的海洋,梅丽丝惨呼一声,身体应声抛飞,她的双手和翅膀竟然完全化为了灰烬,最为怪异的是,伤口处并没有血液流出。美眸中的暗红色消失了,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充满了骇然之色。天痕已经站力在原地,但是,此时他身上已经燃烧起了熊熊火焰,那是紫色的火焰。“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是象征着最高力量的地狱魔火啊!”梅丽丝的声音已经变的有些疯狂了,看着自己光秃秃的小臂,她的心完全降到了冰点以下。地狱魔火,是只有黑暗审判者才能领悟的绝学,最强大的几种黑暗能力之一,即使现在黑暗界的三大巨头也没有谁能拥有这样的力量,最令她难以接受的是,地狱魔火,正是当初黑暗之主最擅长的能力之一。“梅丽丝,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天痕开口了,但是他的声音却变得那么苍老。在阴森中流露出一股令梅丽丝想膜拜的威严。“你,你……”梅丽丝的双眸流露出一丝灰白色。天痕的面庞变得异常苍白,他依旧闭着眼睛,但身体周围的紫色火焰却燃烧的更加猛烈了。“梅丽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贪婪么?你早已经感受到天痕身上有我的气息,自然也明白,他就是继承我黑暗王者的继承者。你妄想吸取他的血液和力量,代替他来继承我的一切,不是么?但是,你错了,我虽然失踪,但却依旧存在与世间的每一个角落。你将为自己的愚蠢而付出代价。”“不,不……”梅丽丝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伟大的黑暗之主,我并不想冒犯您的尊严,请您宽恕我的愚蠢吧。我已经知道错了。”“宽恕?你觉得这个词汇应该用在我们黑暗世界中么?在我们的世界里没有宽恕这个词汇。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身所引发的。”一边说着,天痕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紫色的火焰在掌心中吞吐,死亡的力量束缚着梅丽丝的身体。“不——,伟大的黑暗之主,我愿意奉献出我的灵魂,请求您,请求您给我一个机会吧。”梅丽丝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面对着根本无法抵御的地狱魔火,她只有说出了最不愿意说出的誓言。“奉献你那肮脏的灵魂么?好吧,看在你为黑暗世界努力多年的份上,我就赐予你这个荣耀。你应该知道,当灵魂奉献之后,只要你的主人,也就是天痕,有任何闪失,你将同样陷入万劫不复之境,他生你生,他荣你荣。同样的,他死,你也一样要死,而且会死的比他更凄惨万倍。”说到最后一句话,他故意拉长了声音。

  原标题:世卫组织:中国以外新冠确诊病例达3771372例

,,白小姐单双二肖公式

Powered by 白小姐必选一肖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